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《“烟草第一案”,只能输不能赢?》

《“烟草第一案”,只能输不能赢?》   在做控烟系列报道之前,我并未认识到控烟是一件如此复杂的事情。

  暂不去说烟草业背后巨大庞杂的利益群体,就是在控烟人士内部,对具体行动的策略也多有争议。例如,在无烟立法这个问题上,究竟是等法规条文足够完善、各方面条件可以让条文真正落实了再来立法;还是可以容忍“不完美的法规”,先推出法规,之后逐渐修订完善?持前一种观点的人士认为,若徒有法规而不能实行,反倒是一种对法治的嘲讽,降低了法律的公信力和权威性。再比如,无烟立法中,处理违规吸烟者的首要方针究竟应该是劝导还是惩罚?把管理吸烟者的责任更多交给经营场所的负责人,这样到底是否公平、是不是政府的一种责任推卸?这些问题都有待进一步研究解决。

  当控烟遇上司法,产生的“奇妙反应”更令人喟然长叹。消费者李恩泽的“烟草第一案”中,一审法院的判案逻辑可谓漏洞百出,真心让人怀疑手中握着的不是法院的判决书,而是网上的调侃段子。而律师王振宇告诉我,二审法官组织当事双方调解时,措辞的江湖气息之重,让他“在那一瞬间,仿佛穿越到了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滩”。烟草企业有“商业秘密”,毒理学会有“难言之隐”,判案法院有“背后苦衷”;那么,被烟草毒害的亿万公众,他们在维护自己的生命健康权益时,又该怎么说? 

  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